刷步数、游戏、网购上瘾怎么破?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10-14 05:16   30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刷步数、游戏、网购上瘾怎么破?

  《欲罢不能:刷屏时代如何摆脱行为上瘾》 (美)亚当·奥尔特 著 机械工业出版社

  可穿戴技术的应用,带来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结果,那就是人们竞相刷步数。刷步数不能说是完全错的,因为可以带动不太积极的人持久参与锻炼。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人们的行为开始变得盲目。不在少数的人会大大超过自己能够承受的极限,走得太多,练得太多。

  这就是一种行为上瘾。行为上瘾的生理机制,与药物上瘾是一致的。科学家指出,于电子游戏、社交网络和影视剧,会让用户的大脑跟吸毒者的大脑一样。所以,是时候关注行为上瘾问题了。

  专注于判断与决策、社会心理学、消费者行为研究的心理学家、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营销学副教授亚当·奥尔特提出,在用户沉湎于iPad、iPhone时,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时自己的孩子使用这两种设备;著名的互联网评论家、《连线》前主编克里斯·安德森不允许孩子在卧室里使用屏幕。其他的社交网络、电子产品知名企业的创办者、高管在家庭生活中也大多采用了类似的。这些技术专家、技术精英之所以选择一种看似了家庭选择权的“”管理方式,是因为他们先于大众就意识到,行为上瘾具有严重性,电子产品和网络服务很容易让人上瘾。

  亚当·奥尔特在其所著的《欲罢不能:刷屏时代如何摆脱行为上瘾》一书中,解析了上瘾行为的由来,指出了行为上瘾背后的心理设计技巧,并从用户视角指出了如何最大限度地减少的行为成瘾,并借鉴其原理引导人们在正确的事项和目标上发力。

  研究药物上瘾的专家发现,药物之所以会让人形成难以摆脱的依赖,与药物强有力地改变了人的大脑基础有关——大多数时候,大脑仅仅极少量的多巴胺,但药物却可以一次性的让多巴胺大量喷涌,但在这之后,人们将很难再习惯低多巴胺水平的状态,这也是为什么药物成瘾者往往会拼命获取更多的成瘾物,有些时候不顾一切地加大摄入量。

  上瘾的深层次问题在于,只制造短时间的快乐(渴望),而以很长时间的痛苦为代价。从这个意义上讲,药物上瘾与追剧、玩游戏等行为上瘾的本质是完全一致的。

  上瘾机制又是如何制造出来的呢?书中指出,我们当下这个时代,“经历着空前浓厚的目标文化”,强调实现目标带来的幸福、快乐,为此付出代价是可取的。而技术为此提供了随时查看进度的便利。这就是连步行锻炼都会因为可穿戴技术与社交网络的结合而成为一种带有性的行为的原因。

  书中还指出,用户对游戏、赌博、恶搞视频、社交平台上的好友更新等产生强烈的期待,还因为这些服务的入门挑战几乎没有难度,但随着用户的使用会逐渐升级难度,让人产生掌控感,从而沉浸其中,出现匈牙利心理学家米哈里·契克森米哈所说的“心流”状态。

  20世纪70年代,心理学家布尔玛·蔡格尼克从餐厅服务员的行为中发现了一个有趣的效应:服务员可以非常清楚地记住顾客的点单,哪怕是一个上百桌、每桌客人不同点单的大型餐厅,但服务员在顾客菜品上齐结账后就会迅速遗忘顾客点单内容。这一效应被称为蔡格尼克效应,即未完成的任务、体验,会比已经完成的任务和体验更深地占据我们的认知。玩游戏、追剧成瘾的奥秘,同样在于此。购物网站甚至也引入了蔡格尼克效应,通过大量举办所谓的促销活动、发放优惠券等方式,强化顾客如果未买就等于个人损失的心理,然后会经常挂念着购物网站的促销活动和优惠。这种情况下,用户通常会大大超出自己和家庭的合理需要,买下许多根本用不完的纸巾、洗发水、洗衣粉、袜子、鞋。

  书中强调,我们必须设法让孩子远离行为上瘾。作者,家长、教师要创造条件,为孩子提供自然交流、面对面沟通的机会,提升其社交能力;实在无法排除电脑、手机等屏幕设备使用时,要限定使用场景(如不允许拿进卧室)和使用时间。

  当然,因行为上瘾受到困扰的对象,更多的是成年人。要戒除行为上瘾,可以考虑替代品,培养新的、更好的习惯;远离的,比如游戏上瘾的人要卸载手机里的游戏,不要进网吧;借助负面反馈的力量,借助社交来约束自己。

Power by 建站之星 | 美橙互联 版权所有